【河南商報•BRT】:別看我才8歲 已載客14.19億人次

發表時間:2017/6/1 17:06:45 點擊量:6384

 

小紅說,自己家的成員越來越多  河南商報記者 鄧萬里/攝

 

親愛的鄭州市民:

  您好,我叫小紅,也叫小綠,編號20090528,是鄭州一輛普通的B1公交車。再過5天,是我的8周歲生日,我很開心。

  我曾被誤解“堵了一座城”

  

  2009年5月28日,是我誕生的日子。那一天,來給我慶生的人很多,從誕生的那天起,我就喜歡笑。

  有個叫惠明的小伙伴兒,當時也在場。2009年以前,他在鄭州公共交通總公司服務督察處工作,知道領導叫他以后來照顧我,他很開心。他說,以前只是聽說過快速公交,自己還沒見過,只知道我很高大上。

  惠明照顧我已經快8年了,他現在是鄭州快速公交公司站務辦副書記。不過,剛開始的時候,他是一名站務員。那段歲月,我超級受歡迎,來看我的人很多,一車又一車。遇到高峰期,有的站務人員就擼起袖子把乘客往車上送。有一天,惠明告訴我,很多市民都是把自己的車開到BRT站臺附近,讓我送他們上班,不為別的,一個字,快。

  小文也是我的好伙伴,他在農業路經三路附近住。有一次,他告訴我,“沒有你的日子很不方便。”他說,以前要去西郊棉紡路走親戚,家附近只有30路車,行車路線還要繞道文化路,非常遠。不過,我誕生以后,我就拉著小文走親戚。

  那時候,我自己的專用道,私家車都不敢闖,因為會被攝像頭拍到,要挨罰。有了這個保障,我半個小時就能把小文送到目的地。后來小文長大了,跑去外地上學,回來工作以后買了車,與我少了來往。

  關于我的專用道,還引起過一陣波瀾。那時候,讓我接送的人很多,數以十萬計,還有一些市民,埋怨我占用了道路資源,“站臺占一個,專用道也占一個”,還有人說,“為了一條線,堵了一座城。”

  客觀地說,我確實占用了道路資源,不過,擁堵卻不一定是因為我。舉個例子,現在的高架橋上時常堵車,要知道,我可上不去,道路擁堵,是因為車太多。隨著鄭州的大發展,路面上的車輛越來越多,如果您開車,一定會發現,添堵的元兇,往往是一些人違規變道。

  

  我們家的人越來越多了

  

  剛開始,全鄭州只有我一個人,說實話,我感到很獨孤。農業路、桐柏路、航海路、未來路,我一個人走了不知道多少趟。那時候,農業路沒有高架,東區人很少,航海路附近的居民也不多。

  好在,鄭州大發展,我趕上了城鎮化的紅利。上述路線沿線,高樓早已拔地而起,人氣旺了。再后來,可喜的是,我又多了好幾個親弟弟。

  2014年1月26日,連接高新技術開發區和主城區的主線B2路開通,至此從鄭州高新區到鄭州東站(高鐵站)只需一元。

  2014年6月26日,串聯市區三環的主線B3路開通,讓鄭州成了首個“雙環雙快”的城市。

  2016年1月26日,貫穿城市東西的隴海路主線B5路開通,讓一條市中心貫穿東西城區的快速公交走廊走進市民生活,同時首次采用中央島式站臺設計,開啟鄭州BRT“同臺雙向”免費換乘時代。

  2016年4月28日,B6路開通試運營,打通了秦嶺路、長江路等城市干道,在市區2環和3環間形成環線運營。

  到現在為止,我們快速公交家族已實現了從“單環”到“雙環”、從“一主八支”到“五主六十三支”的跨越式發展,形成線網覆蓋鄭州8個行政區的“雙環+支線”的快速公交體系。用小品演員孫濤的話來說,“我驕傲”。

  我還有個堂兄弟,他個頭比我大,也比我長。他是2013年12月28日出生的,人們喊他“地鐵”。我聽人說,公交都市中,要以城市軌道交通為骨架、快速公交為骨干補充,我們的目的很明確,怎么方便市民怎么來。

  

  “大辮子”弟弟你在哪兒

  

 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,我馬上要有新弟弟了。今年3月份,在2017年鄭州市交通重點項目工作推進會中,農業路快速通道工程BRT無軌電車供電工程位列其中。

  該線路西起瑞達路西側附近的雄鷹路(規劃路),東臨鄭州東站,單線全長約20公里,全線架設供電接觸網的路段為高架路段,長約13公里,其他路段車輛脫網后,采用電池驅動行駛。

  昨天,我從鄭州公交總公司得知,農業路(南陽路至中州大道段)地面部分即將完工,快速公交站臺也建設完成,且為中央島式站臺,可實現同臺雙向免費換乘。看來,又要有人喊我哥哥了,希望能在生日那天見到他。

  鄭州B1路公交車小紅

  2017年5月23日

  (本版文字:河南商報記者 吳智星)


腾讯在线人数波动软件